来源:复利研究院

作者:复利研究院院长老陈

零门槛落户,再进一步。

近日,国家发改委表态:

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落实全面取消落户限制政策

截至2019年,全国城市数量为672座,其中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上城市达到30座。

换言之,2021年642座城市将全部实现“零门槛落户”。

在去年这个时候,国家发改委表态:将督促部分城市取消落户限制

如今时隔一年,督促直接到落实,表述是变了。

可是这一词之变,是否代表着户籍制度继续瓦解,并可以彻底推动新型城镇化,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再造引擎呢?

01

户籍制度日趋解体

当前实行的户籍制度,从1958年开始建立,至今已有60多年,可谓是首创。

它并不是单纯的人口登记制度,在古代历史上也找不到类似的范本。

是一种新的国家治理的基础性制度

在此之前,公民是可以自由流动,迁徙自由作为一种权利被写进1954年宪法(后面几部宪法没有纳入)。

但是,随着新的治理结构和身份体系的建立,以及国家为了发展四化和管理城市的需要,用户籍制度在农村和城市之间建起一道“屏障”。

这就形成了了中国特有的:城乡二元经济结构

户籍制度下,农民留在农村中,从事农业生产,粮食及工业原料由国家统一征购,再统一销往城市,供应城里人吃饭,为工业化提供原料。

新中国工业化原始积累的就来源于此。

此时,国家刻意压低农产品的价格,而城市生产的工业品,则长期处于高价,这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剪刀差。

这种工农业不平衡形成剪刀差为我国早期工业化提供了巨额资金。

对此专家们从不同的角度进行了计算,其中最高估计是7000亿元,最低估计是4481亿元。

要知道1978年的中国GDP总量,也仅有3645亿元。

可以这么说,新中国早期工业化的原始积累,几乎全部来源于农民们的无私奉献。

不过这二元结构也导致农村一贫如洗,今天我们看到的城乡之间巨大的发展差距,也是其带来的副作用。

如果一分为二的看问题,户籍制度虽然存在弊病,但是在新中国成立早期依然是利大于弊,所以一直沿用下去

然而,随着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建立,情况发生了改变。

市场经济分配资源最核心的手段就是:市场

资源则包括,土地、资金、原材料,而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人力

这个时候的人口流动只遵循一个原则,市场需要去哪里

与此同时,行政色彩异常浓厚的户籍制度开始面临松动,然后慢慢开始解体,直到今天。

从这个角度来说,城区常住人口300万以下城市“零门槛”是历史进步,也是经济发展的必然

甚至,我认为在不久之后,除了北京、上海之外,户籍制度将全面废除,人口可以实现完全自由地流动迁徙。

问题是,自由来了,人会去哪?

02

自由流动,人会去哪?

自由总是无序的。

但说是无序,其实正如大文学家的散文一般,形散神不散

人都会往钱多的地方去。

西方工业革命以来,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人口流动趋势,概莫能外。

中国过去40年里,人口趋势是怎样流动的?

对于这个可以写20万字论文的选题,并不需要展开,用两句古诗就可以形容:

西北有高楼,孔雀东南飞

过去四十年,中国的总体人口流向,就是两个:东、南

过去是如此的,那么未来呢?

人口会继续高度向这两个方向的大城市集中。

今天中国14亿人口中,已有3.5亿人生活在长三角、珠三角和京津冀这三大都市圈范围内。

三大都市圈生活人口占全国人口25%,但面积仅有全国的4%左右。

在这不到4%的狭小空间内,未来20年,估计还会涌入1.5-2.5亿人口。

加上三大都市圈之外的第四极——成渝都市圈,未来20年,中国估计有近一半人口生活在这四大都市圈中。

剩下一半人口,又会有大半集中生活在剩下那些二三十个省会城市中。

经济越落后的内地省区,由于政策天然的资源倾斜,最后往往会集中到一座城市,这座城市大概率就是省会

由此为核心也会形成一些次级城市圈,如:

闽台城市圈(福建+台湾);

长江中游城市圈(武汉为核心);

中原城市圈(郑州为核心);

关中城市圈(西安为核心)。

简单来说,20年后,中国将会有超过11亿人生活在京津冀、长三角、珠三角、成渝,以及剩下二三十个多个省会中。

大城市圈,是中国经济的未来,但其实只是其他国家走过的历史。

2020年,东京都市圈的总人口近4000万,几乎占了日本国总人口的约三分之一。

东京都市圈却只占日本国总面积的约为3.59%

2020年,韩国首尔都市圈人口达到2596万人,超过其他地区的2582万,首都圈人口占比首次过半。

面积仅为韩国国土面积的12%。

2019年,英国的英伦都市圈人口3650万,占到英国人口的半数以上。

但面积仅为英国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

在众多的发达国家中,只有美国是一个特例,美国是发达国家中,唯一一个拥有众多人口和广袤领土的

所以美国发展出了多个城市圈,但不变的是,人口依然绝对向城市集中

这是拜登和川普,2020年选票的县级分布图。

红色是支持川普,蓝色是支持拜登

由图上可以看出,川普的支持者几乎占据了美国行政面积的8成以上,但是依然输掉了大选,少了600万张选票。

原因就在于拜登的支持者主要在城市,川普的支持者主要在农村

虽然看起来地方少,但是拜登只要拿下几个大的城市圈,就足以获得更多的选票击败川普。

这同样说明一件事情,美国的人口同样大量的向城市集中,只是以多个城市圈的状态来存在

这就是趋势的力量,人口开始向城市集中的趋势一旦形成,就会坚不可破,难以逆转。

美国如此,英国如此,日韩如此,中国当然也不会例外。

一旦人口放开自由流动,我相信,未来20年,我们一定会形成占人口半数以上的多个城市圈的存在。

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?

03

如果可以,一定要留在大城市,越大越好

大家都知道,一个国家的发展资源是有限的。

国家不可能做到全国一盘棋、所有县市齐头并进,资源一定会有侧重的倾斜。

所以搞大城市群,是未来国家经济建设的战略方向

更极端一点,甚至会从周边的弱市中持续“抽血”,也就是我们看到的“一省有一城”的状况。

如此走下去,最后表现出来结果就是:

在房价上:

核心城市群的房子,依然很值钱,并继续缓慢升值;

而偏远地域、县城的人口将不断萎缩,这里的房子也会开始慢慢地不值钱。

就像某老师预言的:房价如葱

在收入上:

非城市群地区会陷入人口流失、经济衰退带来的恶性循环。

城市群与非城市群地区的发展将会继续悬殊,就业环境与薪资差距将继续扩大。

在教育上:

教育资源会持续集中,甚至形成教育垄断,进而形成阶层垄断。

2020年,人口最多的河南广东两省,加起来考上北大清华只有680名,而北京市550名(当然这是最极端的例子)。

写了这么多字,只是想表达一件事:

对决大多数没有背景,没有人脉的普通人,留在大城市吧,北上深不行,就新一线,新一线不行就强二线。

如果你还有一丝丝野心,一丝丝欲望,人口的自由流动一旦彻底放开,只会让大城市越强,小城市越弱。

正如马太效应一般:

凡有的,还要加给他叫他多余;没有的,连他所有的也要夺过来。

未来20年,绝大多数的中小城市,都将成为大城市的“养料”,待在小城,你很有可能连坐螺丝钉的机会都没有,只能做炮灰

还有,这种时候反向思维是没有用的,不要觉得别人都不去的地方,自己去了能显得出来。

一个冰冷而残酷的事实就是:

只有钻石才能切割钻石,当周围都是玻璃的时候,钻石也会认为自己只是玻璃。

大白话就是,别人都做不到的事情,你大概率也做不到

此新闻由一点资讯提供